使用者工具

網站工具


重煉傳說:藍雪琪

藍雪琪簡介

藍雪琪乃是一劍堂的天之驕女,在現實世界也是系出名門,香山分校,被譽為一劍堂史上最強天驕。 首次於第1季50章登場,身穿剪裁妥貼的白色旗袍。入學後,時而穿藍色一劍堂的制式旗袍,時而穿藍白旗袍,一頭長髮盤到後面,結成一個髮髻,看起來很有古典的風味。她的身型還是如以往般苗條,纖腰盈盈一握,肩膀纖弱,卻跟她堅強的眼神和個性形成強烈對比。 有潔癖,討厭蟲類、小看女性或欺負女性的男性。藍雪琪喝過了蛇膽湯之後,也是整個人脫胎換骨。本來就勝似白雪的柔嫩肌膚,更是添上了一抹深層的紅潤,顯得豐盈水潤,吹彈可破。更因蛇膽湯後,隨便甩一甩,頭髮都變回乾爽了。喜歡巧古力。

戰鬥風格,獨來獨往,『一人一劍』自力更生的行事風格,只和草根戰隊成員組隊或一劍堂的女生組隊。為人好勝,堅強更是聰明,對劍和練劍有強烈的愛,從小就在只有女人的環境下成長,到目前為止的人生中就只有不懈練劍。劍術天賦,在以劍為尊的一劍堂史上,也是絕對頂尖的,擁有與生俱來的本命劍。過著近乎與世隔絕的生活,一劍堂又向來嚴拒男人,因此不知道甚麼是約會。被高伊三美和草根戰隊成員等人所稱呼為雪琪姐,視高伊三美為妹妹。曾是蔣小凡的單戀對象,更是眾人所仰慕的女神。 天佑會稱呼她為雪琪BB。 深度使用絕情劍訣會被梨莫愁控制,被控制時會自稱 姑奶奶和老娘。稱呼桐皇嘯為小嘯姐姐。

梨莫愁施展手段,安排藍雪琪入葬情塚,以最殘忍痛苦的方式,剝奪其對俗世的一切情感;而有鑑於藍雪琪出葬情塚後,將要親手殺死所有其俗世中有情感牽絆之人,包括父母和妹妹,桐皇嘯為了保住藍雪琪親人性命,遂以拋棄人身,以劍靈之身代桐皇盈盈登上堂主之位,並永遠接受梨莫愁所控制為代價。

「因為天驕,並不是憑努力造就的,也不是一種可以「突破」而到達的境界。」

「這一切都來得太自然,太輕易了。就好像是受到某種冥冥中的流勢所推動似的,我在逐鹿版圖所完成的任務,不管我是選擇了怎麼樣的支線,都總是會導致冷境修為的提高。六師叔說過,要是你發現有一些事情,當身邊所有人都說這很困難這根本不可能做到的時候,你卻是輕描淡寫地就完成了,而且效果完美⋯⋯那就是說,這件事情,就是你身為煉能力者的使命。」

「我想要保住一劍堂的傳承,包括絕情劍訣。在絕情劍訣的修煉過程中,會帶來非常嚴重的副作用,這我知道,可是,在凡事沒有不可能的煉界,誰又敢說這些副作用是不能夠避免的呢?」

  • 本命元氣似乎與別不同,呈冰冷的湛藍之色,極其高傲,但卻隱隱飄來一種似有若無的淡淡香氣,清新脫俗,不食人間煙火。 (chp.1.50)

歷程(第1季新生王篇)

  • 於第1季84章召出本命劍。
  • 曾身中藍邪奇毒,母毒,更受絕情劍訣功法反噬,命懸一線於浪尖島養傷。 後來於第1季233章的到天佑用海倫娜之淚注入心中,把藍邪奇毒迫出體外。
  • 和小冥十分親密,藍邪,最初被種在藍雪琪身上時,就吞噬過藍雪琪的血,所以以血緣來說,藍邪該要喊藍雪琪一聲媽媽。 (chp.1.290)
  • 和天佑於第1季304章,因高伊武士之心接通了彼此的心靈。
  • 由雪山悍刀行時因為希望不再受梨莫愁而失控,因此放棄絕情劍訣并於第二階段開始散功程序。
  • 仙術修為: 無漏金丹
  • 魔法修為: 魔法學徒八階 (chp.1.393)
  • 白武士戰戟術: 第二段。(chp.1.393)
  • 於第1季417章完成散功并一度退為入門煉能力者,并於第1季422章退出新生王。

歷程(第2季桔梗王座篇)

* 在第2季開始時被軟禁於萬仞孤城,被利用成為宣楊和羅傑斯的未婚妻。

* 進食絕情劍訣巧克力七塊後,進入冷境。體內可是壓抑著幾乎三百人份的修為!即使她目前心境可能僅僅達到『恨』境,可是因為體內劍意太過澎湃,到了遠遠超過『恨』境所能承載的程度,厚積薄發之下,自然突破,反而是劍意反客為主,拉著她的心境進入『冷』境 -180度 (chp.2.153) 後來因因為天佑的本命劍,緩和了絕情劍意突破至冷境時的低溫效應。目前的情況,暫時能夠按著心意,催動絕情劍訣的冷境。(chp.2.157)

「絕情劍意中的『冷』,並不單純是積聚於體內的寒氣,而是『侵奪世間一切熱源的徹底寂滅』。」

  • 絕情冷境其實已經大成,集237位一劍堂劍客修為於一身。 冷境溫度-273.5度 (chp.2.331)。 最高 -66度(chp.2.170)
  • 絕情劍訣.北風江上寒 :旗袍少女身影一閃,尤如一道刮於結冰河上的冷風,整面牆壁被冷意轟中,隨即結成了一塊滿是裂痕的冰面!若不是這道牆壁加上了少堂主府級別的保護結界,大概應該被轟成冰塵了。(chp.2.157)
  • 擁有天佑的本命劍。
  • 這是堂主大人(卡卡)所下的禁制,凡一劍堂旗袍劍客,見到少堂主時,都要表示恭敬,只可叫天佑作少堂主。
  • 「我留在萬仞孤城,也不過是靜待體內的絕情劍意完全融合自身修為,對一劍堂沒有任何實質的幫助。我身為普通弟子,出外行走的話,成名已久的大強者們礙於輩份和面子,不會親自對我出手;而在同輩當中,我自問並不會輸給任何人,因此由我來負責維護一劍堂尊嚴,確實是最好不過的人選。再說,我出外歷練,也未必不會對我鞏固修為有所裨益。」 故跟隨天佑參加桔梗花聯盟新生學園祭。 (chp.2.159)
  • 跟桐皇嘯前堂主有約定,所以不能放棄絕情劍訣 (chp.2.159)
  • 帝京桔梗花聯盟新生學園祭團的隊員之一。
  • 藍雪琪在桔梗花聯盟新生學園祭團履歷: 因不明原因散功,正值重煉期。 (chp.2.167)
  • 夏季版本的一劍堂制式旗袍,布料比較薄身,無袖。(chp.2.167)
  • 多斯克遊騎族共主 。 (chp.2.264)
  • 完成收集四件夜王鑰匙的階段成就,並達成系統成就「冰之主」,觸發劇情鉅變。「夜王系列」將開放部份跟「冰之主」有關的任務清單,所有玩家均可透過夜王鑰匙的擁有者帶隊參與。 (chp.2.264)
  • 在奧卡面前以天佑為表哥。(chp.2.327)
  • 於第2季330章收回自己的本命劍及把情絲劍和本命劍歸還天佑。
  • 龍之真命血統。 (chp.2.331)
  • 『真龍傳人藍雪琪,達成了激活「龍之瞳」的條件。』 (chp.2.331)
  • 幽藍冰龍的主人。 (chp.2.332)
  • 於第2季333章打開了「夜王的聘禮」。在極寒秘境進行「夜王的新娘」任務。

功法, 修為, 物品

本命劍

  • 在藍雪琪身前,漸漸顯現出一把通體藍色,純由本命元氣所凝成的長劍!,散發著一股特殊的感覺,彷彿劍體擁有生命,會心跳有呼吸,這把劍,就好比是藍雪琪本人,藍雪琪就是這把劍。這把劍,就是藍雪琪的靈魂實體。(chp.1.84)
  • 何妙妍:「那也是⋯⋯天佑哥哥的這把(由藍雪琪所贈的)本命劍,無比剔透,完美無玷⋯⋯贈劍的那位,肯定是掌門大人級別的頂尖天驕存在,相較起來,妙妍就只是平庸的俗人罷了⋯⋯」(chp.2.100)
  • 天佑同學放開摟住對方肩膊的手,也依樣葫蘆,祭出了屬於藍雪琪的本命劍。這是一把純粹閃著藍光,目前散發出寒冰之氣的小劍。(chp.2.157)

劍命守護

天佑曾接受藍雪琪的劍命守護
  • 話說在虛淵之瀑時,天佑同學為了擊退突然翻臉背叛的蔣小凡,勉強催動大招而導致身受重傷。藍雪琪當時為了拯救天佑同學,不惜把自己的劍命守護都交給了他。一劍堂旗袍劍客,每人均有自己修煉出來的『本命劍』,好比她們的第二條性命。劍命守護就是把自己的第二性命奉獻出來,而讓他人活命,被認為是救人版本的絕情劍訣。(chp.2.114)
  • 她把天佑抱在懷裏,讓他的頭靠在她的胸前。然後她的拇指和中指一拈,手指頭射出了一道三吋白色劍氣⋯⋯「劍命守護。」藍雪琪把拈著的兩指,點在天佑同學的掌心上,然後把白色透明劍氣,緩緩透入天佑同學體內⋯⋯(chp.1.400)
  • 放心,一劍堂的「劍命守護」,被稱為是救人版本的絕情劍訣,只要出手,沒有救不了的人⋯⋯(chp.1.400)
天佑道:「雖然這凝膠是很有效沒錯,不過我好像感覺到,這段期間保住我性命和修為不損的,是另一股力量⋯⋯怎麼說呢,這股力量,就像是一把守護者之劍,保護著我的道台⋯⋯若是沒有這把守護者之劍,大概我是撐不到凝膠出現的時候了。」
而事實上,即使是現在,天佑同學的道台中,還隱約有著一把長劍的虛影,似隱似現。
刑天道:「我聽雪琪嫂子說過,這好像是一劍堂的「劍命守護」。」
藍雪琪點了點頭:「一劍堂的天驕弟子,每個人都有她的「劍命守護」。以最簡單的話來說,差不多等於是多一條命吧。」
天佑同學一把抓住藍雪琪的手腕,然後把一道煉能力探入她的體內⋯⋯
「這劍命守護,無法複製,只能傳人?你把這麼重要的保命底牌給我了?」
「你好歹是一劍堂的客卿,就算我不給你,他日你拜訪總堂之時,堂主總會給你賜下一道的。」
「你的劍命守護在我身上,那麼你自己呢?」
「我不要緊的。以後⋯⋯再修回來好了。」藍雪琪道,嘴角露出一絲苦笑。
天佑同學根本不知道如何操作這劍命守護,就算想要還給藍雪琪,也做不到(chp.1.405)
藍雪琪收回寄放在天佑體內的本命劍
  • 於萬仞孤城。
  • 「⋯⋯在結婚典禮當日,我需要祭出自己的本命劍,在聯姻盟約前絡下不可背叛的印記,所以這把本命劍,我是一定要拿回來的。再說,你已被接納為一劍堂客卿,堂主應該也會賜你一把屬於你自己的本命劍,若是被她發現⋯⋯」(chp.2.135)
玄重派對藍雪琪本命劍的覬覦
  • 玄重派跟一劍堂聯姻的真正目的。
  • 「本道人正在祭煉的一門法寶,正需要一枚至陰至純的煉能力者天才的靈魂本命,作為鎮器的器靈,就像桐皇盈盈手中的桐皇嘯。我為了這門法寶,已幾乎耗盡壽元,就是為了把此寶衝擊媲美我玄重派歷代掌門的無上境界!可是在我法寶即將大成之際,竟然發現了這個叫藍雪琪的至純本命的存在!以她的本命劍來代替我自行煉祭的器靈,足可把我這門法寶平白提升一個層次!就連當今掌門的本命法寶,都無法與我這件奇寶比擬!你說!這樣的一把本命劍,我能不搶麼?(chp.2.146)

絕情劍訣

  • 絕情劍訣: 處於恨境,每當使用時,整個人的氣質都變了。她渾身散發出一層類似乾冰般的白色煙霧,濃重,冷漠,而帶著深深的仇恨之意。「絕情劍訣」本身的一道精神力量,正在透過藍雪琪作為媒介,在漸漸呈現出劍訣本身的真正威力。 絕情劍訣是一門比一劍堂歷史還要悠久的劍訣,並非梨莫愁為了報仇而所創。梨莫愁不過是利用絕情劍訣作為復仇的工具,劍訣本身,並不會讓修煉者失去自由意志
  • 絕情劍訣,共分『恨』、『冷』、『絕』三境。這三個境界的門檻也是極高,即使是悟入恨境也是絕不容易,不過在被梨莫愁種入分身洗腦的時期,確實大部份旗袍劍客都能先天進入『恨』境,『仇恨的輪旋』就是恨境中的最強演譯;至於『冷』境和『絕』境,即使是我們師叔師伯級別,甚至長老們,都少有能夠做到。像我吧,也是停留在『冷』境多年,也未能入『絕』,不過三師姐說這也許是我們改革派所要付出的代價:我們希望旗袍劍客也能夠保留『情』,那又如何奢望在劍道上實現『絕情』呢?(chp.2.153)

絕情劍訣.仇恨的輪旋

  • 一至七旋

絕情劍訣.極恨七旋斬

  • 只有達到了「恨之極」境界的使用者才可使出。

絕情劍訣.冤冤相報

絕情劍訣.恨之入骨

絕情劍訣.恨入心轍

  • 劍從敵人頭頂直接拍下去

絕情劍訣.寒心晶壁

劍命守護

  • 被稱為是救人版本的絕情劍訣,只要出手,沒有救不了的人。

絕情冷境

  • 冷境大城的藍雪琪, 曾協助封印永夜之王, 並把夜王幾乎凍成冰柱(chp.2.458)
  • 令逐鹿版圖系統失靈, 有隔絕訊息傳遞效果(chp.2.459)

春秋劍訣

見條目:春秋劍訣

  • 春秋劍訣.三步沅春秋
  • 春秋劍訣.春秋綿綿殺
  • 春秋劍訣.春秋蝴蝶斬
  • 春秋劍訣.春秋夢蝶戲

花吹雪之劍

  • 劍訣的性質跟絕情劍訣相近,因此是少數沒有被禁止修煉的劍訣,不過也是限於入門的三式。劍訣庫開放之後,餘下的六式也解禁。(chp.2.159)

花吹雪.暗夜飄零

  • 靈巧的身法,出劍剎那,卻是驟變凌厲!隨著藍雪琪揮出了弧形的劍影,身軀跟那海牛交錯之際,一幕風雪吹過,櫻紅花瓣隨風起舞的虛影閃現。 (chp.1.367)

小千仞掌心雷

  • 藍雪琪在手背上施法,在一個小型法術結陣之上,祭出了一座尤如縮小版本的劍刃之山。 (chp.2.319)

寶璟戰甲

  • 少數並非出自玄重派手筆,卻被我派認證為『至尊寶具』的防禦法寶。之前一直流傳此寶在泰坦斯,如今看來,那位泰坦斯的強者,已經被斬殺在某個地方。
  • 胸墊裏藏著的是甚麼?保險絲嗎?斷掉了呢⋯⋯咦?另一邊的胸墊裏有三根後備保險絲?換新的上去看看。寶璟戰甲完全修復!不單是穿在身上的胸甲和裙甲,就連附件的臂甲和護腿等,全都如新的一樣!
  • 以十八階鬥氣的十惡不赦斬,也不能在此甲上刮出一道淺痕吧。

情絲劍

  • 劍身更為細長,更軟的銀劍!這銀劍的劍柄之末,繫著一條紅繩,這紅繩到了三尺的長度,就變成透明,也不知道彼端連繫著的是甚麼。
  • 詳見情絲劍

天心華蓋

那朵別在她髮際上的蔘花,浮升到她頭上一肘之距,然後那五片青虹色的花瓣,竟然像瀑布般洶湧而下,流瀉出。
「五花聚頂,天心華蓋!」
五瓣華蓋在絕情領域之內,包裹著藍雪琪,令她就好比被濃厚的青虹氣所覆蓋⋯⋯不,簡直就像是脫胎於養命蔘花蕊中自然孕生的蔘花仙子。
一道粗厚得尤如巨柱的青虹之氣,直貫天際!
  • 在體內沒有養命蔘,甚至連一絲青虹氣根底的情況下,憑這道天心華蓋的外在青虹氣來源,連接天心

桐皇劍

青虹行者

  • 借天心華蓋之助,藍雪琪本身體內並沒有青虹氣。
  • 九天九地(chp.496)

對天佑的心路歷程

入學試第四測試

  • 就連不久前才站在人群最後面悄悄觀察的藍雪琪,都看得不禁掩著嘴巴以防自己失態。她是其中一個非常討厭第四測試的考生之一,以她的個性來說,絕對接受不了在人前如此失態。雖然在她看來,天佑現在的樣子既狼狽又滑稽,但也同時被他完全忘我的魄力和氣勢所攝服。「畢竟任何事情只要拼盡全力去做,都應該獲得他人的尊敬。」她點了點頭,認同了天佑的努力後,便轉過身來回到自己的團隊裏繼續修練,不再注意著天佑那邊的事。(chp.1.56)

第四第五測試期間, 天佑和刑天曾有偷看女考生洗澡而事發一幕 (看到了藍雪琪的祼體並把她壓在地上)

  • 但藍雪琪顯然認為,這樣的教訓還遠遠不夠。這是當然了,要是生於古代,閨女們被這樣輕薄過後,還會有男人要嗎?就是在現代,還是有不少十多歲的純情少女抱著這樣的想法哪。
  • 「那……雪琪同學要是無法釋懷的話,那唯有對兩位考生採取官方的……」「不用。」藍雪琪冷冷地道,「我會在測試期間殺掉他。」說罷她驀然轉身,回到她的團隊裏去了。這句話不止讓天佑,也讓在場很多考生渾身生起雞皮疙瘩,從內心深處寒了起來。(chp.1.60)

在入學試最終階段對決艾拉一役, 被天佑所感動

  • 被天佑強行踢出戰鬥的藍雪琪,內心極其複雜。在戰鬥的關鍵時刻被逼離場,她當然是不忿的!對於天佑的做法,身為異能者和戰鬥者的她,當然是不理解也不接受; 但是她內心的另一個角色,卻對於天佑這種做法,無法生起氣來……
  • 「藍雪琪,你不要誤會,我這樣做並不是因為小看你。想要擊倒艾拉,確實需要借助你剛才的一擊。但是……」天佑認真地盯著藍雪琪的眼睛,「另一方面,我不能夠忍受自己,眼睜睜地看著你冒生命危險……」藍雪琪的心,突然加速了跳動。當下天佑的眼神,已注定永遠地烙進了她的心坎中。(chp.1.84)

在浪尖崖為了維護天佑而不惜自污名節

  • 「雪琪,你還好意思說我觸犯堂規?你在昨天晚上,不是已經向三位師叔表白了自己的心事麼?你正是因為難抵對天佑同學的思念,所以才喚他攀上浪尖崖,打算跟他偷偷相會的!你為了見他,不惜犯下好幾條嚴重堂規,不單誘導外人深入禁地,甚至還把浪尖天險的破解之法,都告知予他了⋯⋯」
  • 原來,天佑同學之所以拾回小命,正是藍雪琪當夜在緊急關頭,向三位師叔和眾多師姐們編了一個故事:天佑同學潛入浪尖崖,正是因為跟藍雪琪約好的私會。即是說,藍雪琪把自己說成是一切的始作俑者。藍雪琪連身為一劍堂弟子最重要的「名節」也不管了,就為了要保住天佑同學,讓他有機會全身而退。(chp.1.234)

天佑為藍雪琪解毒後的感激之情

  • 藍雪琪漸漸記起之前半昏半醒那段時候的事。對於天佑同學拼了命地對她施以急救,她也浮現出一些印象,而且越來越清晰⋯⋯藍雪琪目光一柔,感覺到了天佑同學對她有多著緊。她摸著天佑的頭髮,把他的頭靠在她的胸前,讓他哭泣⋯⋯咦?她的上衣怎麼完全敞開了?這時,天佑把她上衣一把扯開的畫面,浮現在藍雪琪腦海!(chp.1.237)

透過紫金之手的首次擁抱

  • 只見藍雪琪極恨七旋斬,越斬越強!可是,卻始終無法斬開這一雙綿密包覆的紫金煉能力巨手。在逐一化解這七連劍的同時,天佑同學更是全心全意地(透過煉能力)撫摸藍雪琪全身的每一吋肌膚⋯⋯
  • 甚麼是表白?話說出口,未必是真。肌膚相觸,憑自然反應,你喜歡或不喜歡對方,是騙不了自己的。在這紫金煉能力包覆著的小小空間之中,彷彿整個世界就只有藍雪琪和天佑兩人,你看著我,我看著你⋯⋯藍雪琪的雙目,漸漸恢復往昔的神采。「嗚⋯⋯」藍雪琪肩膊一顫,眉頭一皺,美目的邊緣,流下了一行無聲的淚水。「雪琪,我弄痛了你麼?」天佑非常緊張。藍雪琪慢慢地搖著頭。「我⋯⋯只是覺得不習慣而已⋯⋯從來沒有試過⋯⋯被這樣擁抱過⋯⋯」
  • 「當日作出了放棄絕情劍訣的決定,果然是對的。」「這可是你多年的心血,你不用再考慮清楚嗎?」「我絕不後悔,要是讓我做出決定的那個人,是你的話⋯⋯」(chp.1.341)
  • 天佑的工蜂打也漸漸消散了。緊抱著的二人,仍然未有放開的意思⋯⋯「雪琪,我能夠邀請你重新加入草根戰隊麼?」天佑在藍雪琪耳邊輕聲道。「嗯。」藍雪琪道,「以後你去哪兒,我就去哪兒。」(chp.1.341)

在虛淵之瀑對決使魔之蛇時, 透過情絲劍讓心意互通

  • 「雪琪,我明白的!對一劍堂弟子來說,要信任一個男子,是非常困難的一件事情。你就姑且相信我一次吧!把你的心,完全敞開來吧!」「敞開我的心?」「對!至少為了這個劍訣,我們就嘗試一次,讓彼此的心意互通吧!」
  • 藍雪琪別過目光,露出了一絲苦笑。「若是把「心」敞開了之後,卻會受到傷害,造成痛苦呢?」「兩人心意互通,為甚麼會痛苦?」「⋯⋯所以說你不懂。」「雪琪,相信我。我是不會傷害你的!」藍雪琪畏怯地迎接天佑同學的目光。見他的眼神是如此一片赤誠,她的表情,只有越加的複雜和無奈。「我明白了。讓心意互通吧。」(chp.1.375)
  • 天佑心裏滿滿是成功的喜悅,他轉過身來,就要奔向藍雪琪,想要跟她來一個擊掌!可是藍雪琪轉過身來⋯⋯一縷清淚,沿著她的素白臉頰上滑落⋯⋯(chp.1.375)

為救被蔣小凡重傷的天佑而獻出自身的本命劍

  • 藍雪琪凝重地點頭。「放心,一劍堂的「劍命守護」,被稱為是救人版本的絕情劍訣,只要出手,沒有救不了的人⋯⋯」「太好了!」「⋯⋯不管付出任何代價,我都會讓他恢復得好好的。」(chp.1.400)

天佑為救藍雪琪而不惜以自身交換, 讓追收割氣運。

  • 「雪琪,你絕對不能夠垮在這樣的地方。你是連一劍堂史上都罕見的天驕,你有使命,在煉界散發出你的光和熱!所以不管付出甚麼樣的代價,只要能夠換來你的安全,都是值得的。」
  • 「那麼你呢?」
  • 「我?」天佑又撓頭了,「我不就是整天都在嘻嘻哈哈的天佑囉?不管明日如何,我的嘻嘻哈哈,都是不會改變的,所以,放心吧⋯⋯」不管藍雪琪如何的不願,如何的反抗,根本無法阻止事情的繼續進行。 (chp.1.420)

藍雪琪退出團戰, 跟天佑的「疑似接吻」

天佑同學正要步出水簾之時,突然有人從身後緊緊的抱著他!「新生王戰加油。」天佑同學轉過頭來,手指輕輕提起藍雪琪的下巴,湊過臉來就要把嘴唇印落到她的唇上。似有還無的接觸⋯⋯藍雪琪的身影消失了。「應該還是沒有碰到吧?」天佑同學嘆了口氣。而在香山分校的校園裏。藍雪琪手指摸著自己的嘴唇,滿臉通紅。「剛才⋯⋯不是碰到了吧?」(chp.1.421)

劍命守護

  • 何妙妍不提起,他都不記得自己身上,確是有著一把由藍雪琪贈他保命的『劍命守護』。「這⋯⋯應該不是天佑哥哥自己修煉回來的,而是別人贈予劍命守護?難道是哪一位一劍堂中的大前輩?還是哪位師叔師伯呢?不過不管是誰,贈劍之人,肯定把天佑哥哥視為世上最重要的人了⋯⋯」何妙妍說著,表情都有點羨慕。
  • 天佑聽著,心頭也是一暖,眼眶都有點濕潤⋯⋯對啊,藍雪琪同學把她最重要的本命劍,都交給我了⋯⋯這位冰山美人的心意,不是已很明顯了麼?(chp.2.100)

萬仞孤城搶婚, 兩人透過情絲劍溝通心意

  • 『我、我⋯⋯沒有憑甚麼,總之我天佑說不准你嫁給別的人,你就不准嫁!』
  • 『哼!好霸道的理由。』
  • 『沒錯我就是霸道!我、我已經看過你全身每一吋肌膚了,而且還不只看過一遍!你已經再也嫁不出去了,只能求我要了你啊!再說你的劍命守護不是在我的身上?我只要把這件事情告知堂主大人,這就等於跟她說我倆米已成炊,她要再把你硬塞給那個宣楊,也沒有這般厚面皮了吧?』
  • 『你為甚麼不問問我的意願?』
  • 『不需要。你若是不想我帶你走,從開始你就可以關閉情絲劍的傳意法陣,拒絕溝通,那我也拿你沒辦法了。你既然給了我跟你說話的機會,就是說,其實,你是在向我求救吧?』情絲劍彼端傳來強烈的情感反應。
  • 『我就是這樣的人啊。一劍堂藍雪琪冷若寒冰,若不是像我這樣的賴皮,怎麼能夠賴到跟你共舞情絲劍?雪琪,我知道你心裏還沒有明確的想法跑出來,我認為不用想太多,做發自內心認為是對的事,別妥協於去做你認為應該要做的事。忠於自己,就是煉能力者的本質。』
  • 彼端的藍雪琪,久久沒有回話。 最終她還是道:『你說的事情,很美好很正確,可是即使在煉界,身不由己的事情還是有很多⋯⋯(chp.2.114)
  • 『⋯⋯好感度確實是有上升的,不過要是把話題稍稍靠近到婚事時,她的防禦機制就驟然啟動,好感度又倒退回去⋯⋯啊好難攻略!』可是藍雪琪卻是依然保持著連線,繼續聽著天佑同學說話,那至少是在表示:她仍然願意給天佑同學繼續努力的機會。(chp.2.115)

兩人在萬仞孤城的重逢

  • 藍雪琪只是搖搖頭。她走到桐皇嘯身旁,持倒握長劍之禮: 「一劍堂藍雪琪,見過天佑客卿。」
  • 「本道人法號天佑,見過藍姑娘。」
  • 藍雪琪聽著天佑在自己面前自稱本道人,竟然忍不住『噗哧』笑了出來!她的目光驟然變得惶恐,又是對天佑同學深深埋怨,怎麼偏要在此時逗我笑!我又怎麼偏要在此時忍不住!(chp.2.119)
  • 天佑同學一手把藍雪琪拉了回來,讓她撲進了自己的懷裏。他緊緊地摟住了她⋯⋯「超過一年了,你知道我有多想你麼?」藍雪琪本欲掙開,但很快就放棄了使勁,雙臂回應了對方的抱擁。她閉上了眼睛,把頭靠在對方的肩膊上,將這剎那的溫存深深刻印在靈魂當中⋯⋯(chp.2.135)

由恨境及冷境

  • 「所以你剛才問我有沒有喜歡你,我的回答是:你知道。」
  • 「所以你漸漸無法感受得到人類情感應有的熱度了?」
  • 「大致上是這樣。大概再過三天,我將無法領會任何曾經珍而重之的感情。」
  • 「怎麼會這樣的?陸師叔不是也曾經突破到『冷』境麼?我看她並沒有失去對情的感知啊?」
  • 「因為她的境界還有缺⋯⋯而我在匯聚了兩百三十七人份的絕情劍意後,這人人各異的境界訣口,都得到了補完而趨完美了。我的絕情劍訣『冷』境,也將會趨向完美的『絕對零度』,然後,終將成為領悟『天地無情』法則的『絕情者』。」
  • 「不行!怎麼可以讓這樣的事情發生!一定有解決方法的,能夠完美修煉絕情劍訣,卻又保持人類正常情感的完美方案。」
  • 「這是我的選擇。為了完美的絕情劍訣,我願意接受這樣的代價。」(chp.2.156)

天佑曾以自己的體溫去阻止藍雪琪進入冷境 (chp.2.156)

  • 「若是你真的不喜歡我了,跟我說再也不要纏著你,我可以接受!可是你的情況,明顯是受到劍訣的影響!因為練功的副作用,影響你對感情的感受能力,所以我才被甩?這樣不管是對你還是對我,都是太不公平了!」

進入逐鹿版圖後, 藍雪琪曾故意跟天佑保持距離

  • 『自從進入版圖以來,你透過情絲劍所發送的總共 556 個信息,我都收到了。』
  • 『從你送來第一個訊息那時,我就決定不會回覆,因為我不想讓你分心。因為你真是一個太愛管閒事的人了。我怕⋯⋯你在做著甚麼任務時,會因為一時擔心或是疑神疑鬼的,便拋開一切跑過來多管閒事。』
  • 『我⋯⋯不想要成為拖累你的人,就像在去年榮譽學季時那樣,這樣會讓我心裏歉疚。我想要看看,我們在都不要互相牽絆的情況下,各自能夠走到多遠,會不會在某個遙遠的境界,再次自然交集。我認為這樣做,對身為煉能力者的我們來說,才是最好的成長路徑。』(chp.2.320)

在多斯克草原相遇時的互表心跡 (互相信任)

  • 「怕我誤會嗎?不會的。」天佑揮揮手道:「其實我剛才就跟奧卡說過了,以我們曾經歷過的一切,我們彼此間的牽絆之深,不是憑一、兩件小事就能撕裂得了的。這份信心,在萬仞孤城裏已經受過了考驗,難道在這區區逐鹿版圖裏反而會過不了麼?」
  • 「其實你那五百多條語音訊息,也不是毫無用處的,至少讓我更清楚你的為人了。不管任何情況之下,你都只想對我分享,沒有對我要求;哪怕我不回應,你也從無不滿;你寧願逗我一笑,卻從未令我擔心⋯⋯所以我才有點信心,知道以你的個性,是不會作出無謂的誤會。」 (chp.2.331)

永夜宮殿中的初吻

  • 藍雪琪當時為夜王新娘, 而天佑當時被夜天視為唯一好友, 而他們當時就在夜王閉關的房間外, 並有魔將夏沙特在旁看著, 直接就吻了下去(chp.2.452)
  • 當兩人在婚紗蒙頭之下,天佑問藍雪琪『為何不抗拒』他的吻時,她在他耳邊非常輕聲的回答道:『少堂主你的命令,弟子不敢不從。』(chp.2.458)

天佑經歷枯境之底時的感受

  • 藍雪琪更是完全呆了。對那人日常嘻嘻哈哈的片段,像是走馬燈般浮現腦海⋯⋯這個腦筋迴路怪異的樂天之人啊,自來熟的個性,對誰都容易交心,而且一旦認可對方為同伴,便會掏心掏肺,即使受到傷害和背叛也不會因此而封閉內心,依然故我⋯⋯
  • 這樣的一個傻瓜,平日在身邊時一天幾乎被他氣死十次,可是只要意識到他有可能就此消失在面前了,這才發現這樣一個傻瓜,是在心裏多麼重要的存在。(chp.2.487)
重煉傳說/藍雪琪.txt · 上一次變更: 2018/11/17 20:28 由 warmisland